• 主办:中共丽江市委政法委员会 丽江市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
  • 欢迎访丽江长安网站集群,您可以选择访问: 古城区 玉龙县 华坪县 宁蒗县 永胜县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反邪教专区

    用谎言和欺骗堆起来的“大佛”

    时间:2018-5-14 10:49:11|点击数:

      李洪志的“生日”又到了。回溯李洪志自“出山”以来的“成长”历程和“救世”“功德”,形同一出荒诞无稽的滑稽戏。用谎言和欺骗堆起来的“大佛”,比窗户纸还脆弱,经不住轻轻一戳。

      

      篡改出生日期,别有用心。古人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生命是父母给的,每个人的出生只有一次,生辰八字也是铁定的唯一,岂能随意篡改。长春市公安局签发的身份证上,李洪志的出生日期白纸黑字是1952年7月7日,可他却偏偏“不信邪”,在1994年9月24日,把出生日期篡改成1951年5月13日。这一改,后果很严重:把父亲李丹、母亲卢淑珍1951年5月确定恋爱关系、1951年秋天结婚的事实置之何处?把当时接生的医生护士记得清楚、言之凿凿1952年7月7日出生的事实置之何处?深究之下,李洪志如此冒天下之大不讳,自定私生子身份、辱没父母的名节、低估医生护士的记忆,耍弄移花接木、瞒天过海的伎俩,可谓煞费心机地别有用心、包藏祸心:1951年5月13日农历四月初八,是释迦牟尼的出生日,他就攀鳞附翼地摇身一变,成为与释迦牟尼佛同年同月同日生。据此宣称“我也是那年生的,他是佛,我也是佛”;继而不断自我神化,“比释迦牟尼的功能高几十倍几百倍,甚至几万倍。”信口雌黄到了“佛,我是最大的佛,我是顶天立地的大佛,就是任何一个佛都可以听我的调动。……。”李洪志如此扯下脸皮撒谎,起始就不顾公序良俗,没了廉耻底线。

      妄称四岁练功,无中生有。有理有据、铁证如山,这些基本的法理,告诉我们凭空捏造站不住脚。李洪志对天道公理置若罔闻。他在粮油公司工作期间的1989年参加过十几天的禅密功、九宫八卦功两个气功培训班。以这两门速成功法为基础,模仿看望他妹妹时在泰国见到的某些舞蹈动作,于1992年拼凑出“法轮功”的“功法”和图画;用照片加手绘莲花的方式拼接合成山寨版的“打坐莲花法像”,在长春胜利公园办培训班,做“出山”前的准备。子虚乌有的是,对于李洪志,邻居说他“一般的青年,没什么不一样的和常人。”小学、中学时的同学老师说他“在学校,很一般,至于说是‘功能’啥的,咱们从来没发现过这些,就跟一般学生一样。”同事说他“没有做这功”。可他却放出掩耳盗铃、空穴来风的大招,自我吹嘘“四岁学功,八岁得上乘大法”,宣称具有搬运、定物、思维控制、隐身等“大神通”。他结集出书宣讲的“远远高于气功之上的宇宙大法”——“法轮大法”,也被他早期“法轮功”合作者刘凤才一语道破:“我们也非常了解李洪志,他不仅写不出来这种书,就这个书让他去读,大概他都不一定都读得明白。他也就是一个气功爱好者,三十个月的转变就成了比释迦牟尼功能还高的佛,我们觉得是天方夜谭。”李洪志“出山”前后的弥天大谎,已经到了荒诞不经的地步。

      

      宣扬“练功”祛病,自相矛盾。俗话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李洪志却反其道而行。在长春办过3期“法轮功”培训班后,李洪志野心膨胀,就“出山”北京发展,开办“法轮功”学习班,利用部分群体练功健身企盼延年益寿的心理神化功法,鼓吹他的“功法”能医百病,实则欺骗群众。然而,在替人“调理”关节炎、静脉血栓、癌症时,却屡屡失手。漏洞百出的“南郭先生”眼看靠“医术”混不下去了,就转而靠耍嘴皮子宣讲“法轮大法”。他以“消业还债”的歪理邪说宣称人生病是前生造的业,不吃药、不医治,诚心练功就能把病治好,酿出大量有病不治导致死亡,甚至至精神失常、自杀自残的悲剧;而他自己,医院里还存着他就医看病的药方。李洪志不仅把自己神化成“大佛”又变本加厉,捏造 “地球大爆炸”“地球有劫难”,宣扬危言耸听的“末世说”,只有“法轮功”才能拯救人类,进而把自己“提档升级”为“救世主”,打出“真善忍”的旗号,大肆妖言惑众,欺骗、操控、毒害练功者。在新闻媒体和政府部门揭露“法轮功”真相后,李洪志暗中策划,多次组织“法轮功”练习者聚众闹事,严重干扰了正常的社会秩序,与符合道义法规的真、善、忍背道而驰。

      吊起来的冬瓜——浮寄孤悬。透过李洪志篡改出生日期的叵测居心及其“法轮功”的“出山”过程,全是建立在谎言和欺骗的流沙上。“大佛”与生俱来的欺骗性、邪恶性乃至反科学、反人类、反社会、反政府的本质,注定会在正义利剑的挥斩中轰然倒塌。

      

      

    本文来源:云南风 作者:紫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