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办:中共丽江市委政法委员会 丽江市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
  • 欢迎访丽江长安网站集群,您可以选择访问: 古城区 玉龙县 华坪县 宁蒗县 永胜县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反邪教专区

    【原创】“全能神”邪教“暴力基因”的四种表现

    时间:2018-8-16 17:32:56

    今年5月9日,先后加入“全能神”邪教组织的陶金兰、孙瑞、普凤仙等9人,因建立“全能神”邪教活动组织、进行非法秘密集会、传播邪教思想,经玉溪市中级人民法院指定,玉溪市江川区人民法院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处陶金兰等9名被告人1年至两年零10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让公众进一步认清了“全能神”的邪恶本质和严重危害。

    此案也让人想起2014年“全能神”邪教成员在山东招远制造的“5.28”血案。时隔4年,“全能神”邪教成员惨无人道、令人发指的残暴和血腥仍历历在目,充分暴露出“全能神”邪教比其他邪教组织更具邪恶暴力的毒性。

    自封“能力主”“祭司”的赵维山所创立的“全能神”邪教,打的是基督教旗号,但其思想言行却与爱的宗教的教义和信仰背道而驰,整个离经叛道的“发家史”全程充斥着狂妄嚣张、灭绝人性的暴力,邪恶性、危害性更大。

    一是“性情”暴力。基督教将其信仰的全部真理和核心归纳为爱上帝和爱人如己这一最根本准则,视爱之律法为最大的律法。而“全能神”邪教则背道而驰,把“神的性情”视为圭臬,体现在《话在肉身显现》《东方发出的闪电》等歪理邪说中,其思维和逻辑就是暴力的源头。为吸引信徒,他们把教主神化为能控制宇宙一切的“独一真神”,狂妄地宣称“全能神”统治的“国度时代”已经取代了耶和华统治的“律法时代”、耶稣统治的“恩典时代”,“世界末日就要来临”,“所有一切的灾难陆续降下来,各国各方都起灾难,瘟疫、饥荒、水灾、旱灾、地震到处可见……这些都是我对万国万民的审判。”“只有信全能神,才能得救。”“女基督”放话“整个宇宙的每一件事,无一不是我说了算,什么事不是在我手中?我怎么说就怎么成。”为发展信徒,“到必要时还得会用绝招。”“为使人得到拯救,必须不择手段。”为加强组织,他们扬言“我的话就是权柄,谁改动谁就触犯刑罚,必遭我击杀,严重的断送自己的生命。”制定暴虐的“行政及诫命”:“对于不信我的,我放在一边,任其乱说乱作,到最后我彻底惩罚他,收拾他”“为我效完力的人,要老老实实地退去,不得吵吵闹闹,因着工作的需要,我需要的人也不同,该舍的就舍,该砍的就砍,该杀的就杀,该留下的必须留下。”声称遭到击杀的人就是恶魔的后代,杀死恶魔,不是罪而是功。为打造声势,他们明目张胆地大放厥词:“我是专门来破坏人的家庭的,当我来之时,人的家中便从此失去和平。”它扬言“我要将列国都砸得粉碎,更何况人的家庭呢?”叫嚣“那些不愿撇弃世界,舍不得父母,舍不掉自己肉体享受的人都是悖逆神的人,都是被毁灭的对象。”在“合乎神的性情”的标准下,他们肆意否认人类的价值,否认人人平等,漠视和践踏人性,“信从女基督不必受任何约束,可以任意犯罪。”其“教义”的暴力性,也就衍生出各种暴力。

    二是控制暴力。基督教的核心思想是福音,即上帝耶稣基督的救恩,充分彰显了上帝对全人类和整个宇宙舍己无私的大爱。“全能神”邪教却粗暴地把《圣经》念歪了。在控制信徒中无所不用其极地使用暴力手段。为打造可以任意摆布、驱使的“牵线木偶”,他们用“无论神怎么审判人的自私、狂妄等等败坏性情,人都能以‘儿子’的身份来对待、接受”的言论武断洗脑,让信徒磨灭正常的思维心智,失去正常判断力、独立的人格。为控制信徒,他们制定《神选民必须遵守的“十条行政”》《进入信神起码该具备的“十项实际”》《达到在试炼中站住见证的“十一条标准”》《达到办事有原则必须进入的真理实际》《教会生活管理原则》《关于保证正常教会生活的十条规定》等,以此恐吓“动摇者”、惩治“背叛者”。“神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曾口头对他忠心却背叛他的叛徒,这样的人将受到灵魂、肉体都受惩罚的报应。”“凡是邪灵败坏过的我一个都不使用,我一脚踢出去。”“使用你的时候是我,不用你的时候也是我,万有都由我摆布,一切都老老实实,规规矩矩地掌握在我手中,谁敢乱动一下,我立即击杀了你。”“事奉的事不能乱插手,掺杂己意,否则我要击杀你,再严重的,不好好顺服,乱说乱做,剪除你。”用诸如此类的语言暴力实施“心灵虐杀”,威胁、恐吓信徒。为“惩戒”信徒,“护法队”就上演全武行,对不愿入教或意图脱教的人使用“硬招”:2010年,为报复河南一个想要脱教的成员,“护法队”就残忍杀害那个信徒在读小学的孩子;2011年,河南南阳一个14岁男孩信徒因为违背“祷告治病”的规矩,想去治病而被“全能神”信徒活活踩死;福建省长汀县的黄小媛在表示要退教后受到上门威胁,最终被逼自尽;2015年,鹤壁市传道员马改娣因不服从加入“全能神”的多次威逼利诱而被迫上吊自杀。这些死皮赖脸、软硬兼施、疯狂报复的行径,足见“全能神”邪教的蛮横凶残。

    三是“毒誓”暴力。自由、感恩,是基督教的基本教义之一。但披着基督教外衣的“全能神”邪教组织,对信徒实施的却是暴力胁迫。必须亲笔签订“保证书”,以“发毒誓”的方式“表忠心”。这是“全能神”邪教强加给信徒“紧箍咒”的邪恶“教规”,用信徒们忌惮、畏惧心理强行实施“自律约束”。在“教主”宣称“我说到做到,一切都在我的手中,谁若疑惑必遭击杀,没有考虑余地,立即斩草除根,除去我的心头之恨” “对神要顺服至死,要像羔羊一般任神牵、任神杀”的淫威之下,信徒所写的“保证书”,往往是“全家死光,本人遭殃”、被“神”击杀”之类的言辞,其用语之毒、内容之毒,可见一斑。一份“保证书”是加入邪教组织的“入场券”“投名状”,最终只会成为无法摆脱的“必杀咒”梦魇。浙江一个姓吕的信徒受到“毒誓必验”的威胁,于2009年1月跳崖自尽。安徽省霍邱县的卢庆菊加入“全能神”邪教,后来发觉“全能神”邪教是骗人的,想要退出,但忌惮已经发过毒誓,并遭到“你要是不干了,神一定会惩罚你的,灭了你和你的家人,包括你的孙子!”的威胁,2011年11月迫于“惩叛”的威胁投水自尽。“全能神”邪教的“毒誓”不仅用语毒、内容毒,连结果也毒得十恶不赦。

    四是行为暴力。基督教信仰在爱人如己中才能成全爱神的诫命;彼此相爱也是新约圣经中的核心命令。打着基督教旗号的“全能神”邪教组织,以“神惩”的名义向信徒下达的“必杀令”却与人间大爱相背离,充斥着暴戾凶残,可谓恶贯满盈。他们宣扬“现在脱离家庭的、父母的、妻子、丈夫、儿女的,便是进入灵界的开始。”要求参与者割断亲情,灭绝人伦,不要家庭,抛弃一切,全心身爱“神”。其暴行远不止这般“恻隐”“悲悯”的要求,更多的是用“霹雳手段、闪电击杀”等“硬招”“绝招”实施绑架、非法拘禁、甚至采用割耳朵、剜眼睛、断胳膊、砍脚趾、杀害等暴力手段,逼迫群众入教、阻止信徒离教,行为嚣张、殴打凶悍、残害暴戾:1998年 10月,河南唐河昝岗乡许春笋因为反感“全能神”邪教“攻击耶稣,咒骂共产党和政府”,遭信徒毒打,头被打伤、腿被打断。1998年11月河南南阳“全能神护法队”12天连续对拒绝加入的10余名村民行凶,有人被打断双腿,2人被割耳;2012年12月14日早7点多,河南信阳市光山县文殊乡陈棚村闵拥军受“全能神”“末日宣传”的蛊惑,持刀在村完全小学门口砍伤23名学生和1名八旬老太;2014年山东招远“5.28”血案中,张帆、张立冬等5人对吴硕艳施暴时,叫嚣“死去吧,恶魔”“谁管谁死啊,滚!”除用凳子打砸外,还对倒地后受害人使劲踹,“跳起来用脚踩其头部”“钢制拖把都打断了”,其杀害手段极为残忍。信徒中毒太深,为遵从“神意”,不惜泯灭人性杀子祭神、杀妻“重生”:1996年2月22日凌晨3时许,江苏省沭阳县“全能神”信徒万成彦为向“神”献上“宝血”,以洗清自己“身上的罪恶”“拯救世上万人”,用斧头猛击熟睡中年仅8岁的儿子,将其子两只小手钉在自制的十字型架子上,用一根长钉子钉进其子的脑门里;2011年1月,河南兰考县“全能神”信徒李桂荣认为幼女影响“为神做工”和降职,用剪刀向熟睡中的幼女现时刺死。这些血腥惊悚、骇人听闻的暴行,残暴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从玉溪9个“全能神”邪教成员入刑案来看,邪教组织离我们并不远,需要公众擦亮慧眼、严加防范。纵观“全能神”邪教组织,他们不仅反科学、反人类、反社会、反政府,而且在残暴恶行上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我们必须增强科学素质、筑牢防范防线,避免遭到裹挟和危害。

    本文来源:云南风 作者:紫月